公牛集團上市 能不能成為大牛股?

2019-11-23 13:34 瀏覽:745 來源:今日股市新聞


公牛集團上市 插座一哥不差錢也要募集資48.87億元

1、彩頭?不差錢的公牛插座,能否連線牛市的開關,讓A股來電

證監會21日晚披露,公牛集團IPO首發過會,距離闖進A股,已然不遠。公牛集團,大家都知道確實挺牛氣的,在業內有著“插座一哥”之稱,公司近年業績也非常牛氣,賬上躺著不少“閑錢”,臨近上市前還有大手筆的分紅,讓人懷疑它到底差不差錢。不管牛市來不來,公牛是要來A股了,這總歸是個好兆頭。

廣大股民都有一個美好的愿望,那就是來一個大的BULL maket(牛市)。

盡管這個愿望還沒有來,但真的有個BULL要來我們大A股了。

據證監會21日晚披露,公牛集團IPO首發過會。距離闖進A股,已然不遠。

那么,既然BULL(公牛集團)來A股了,A股BULL(牛市)會來嗎?

到底牛不牛?

證監會11月21日披露,根據第十八屆發審委2019年第182次會議審核結果,公牛集團首發申請獲通過,成為今年過會的第111家企業。

坦白來說,公牛集團還是挺牛氣的,在業內有著“插座一哥”之稱。

數年之前,公牛便憑借其知名度、產品質量等,穩踞轉換器(插座)行業的龍頭地位。目前,公牛又開始涉足LED、數碼配件領域。

《中國電器工業年鑒》2015版披露,中國電器工業協會電器附件及家用控制器分會2014年對全國家用開關、插頭插座等電器附件產品部分生產企業進行了調查,統計了2014年各類指標排名前十名的企業,公牛集團產品銷售收入排名第一。

從數據上來說,2018年,公牛集團營收超過90.65億元,凈利潤16.77億元。無論是營收,還是凈利潤,乃至利潤率、資產收益率等主要核心財務指標,都超過A股大部分公司水平的。比如,2018年凈利就遠超涪陵榨菜、片仔癀、老板電器等白馬股。

2018年,包括多家國有銀行、大型央企在內的A股3600多家上市公司,平均營收為126億元,平均凈利潤為9.33億元。

拉長數據看,2016年至2018年,公牛集團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53.66億元、72.40億元、90.65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4.07億元、12.85億元及16.77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2.14億元、12.01億元及15.56億元。

就市場占有率來說,根據情報通所提供數據,2018年,公牛集團轉換器、墻壁開關插座產品天貓市場占有率情況分別為:

就成長率而言,2016年-2018年,公司轉換器產品銷售收入復合增長率為20.98%;墻壁開關插座業務銷售收入復合增長率為31.98%;照明產品銷售收入復合增長率為116.98%;數碼配件業務銷售收入復合增長率為507.22%。

2018年,上述該幾項業務的銷售收入分別達48.47億元、27.97億元、7.41億元、2.77億元。

盡管有著不錯的財務數據表現,但并不代表公司就完美無缺。

證監會發審委就提出了很多疑問,比如公司的經銷收入的真實性、較多的關聯交易、毛利率持續下滑等。

到底差不差錢?

的確,公牛集團實在有點牛,而且牛到讓人懷疑它到底差不差錢。

根據公牛集團招股書,此次公司擬登陸上交所主板,發行股份數不超過6000萬股,擬募集資金48.87億元。

其中,12.05億元用于年產4.1億套墻壁開關插座生產基地建設項目,9.99億元用于年產4億套轉換器自動化升級建設項目,7.44億元用于年產1.8億套LED燈生產基地建設項目,7.08億元用于研發中心及總部基地建設項目,2.40億元用于信息化建設項目,9.91億元用于渠道終端建設及品牌推廣項目。

為什么說公牛不差錢呢?

話先要從分紅說起。就在公牛集團IPO過會之前,公司突然大手筆分紅,累計分紅超過33億元,距離此次募集資金總額就差了10多億,基本上可以覆蓋此次募投項目的核心內容。

根據招股書披露,2015年,公司分配現金股利的金額為5億元,2016年為5.85億元,而到了2017年,在公司凈利潤同比下滑9.49%的背景下,分紅額突然飆升至22.55億元。三年下來,累計分紅額度高達33.40億元。

那么,大家不僅要問了:既然能如此大手筆分紅,明顯就是不差錢嘛。

值得一提的是,據招股書披露,IPO之前公司實控人為阮立平、阮學平兄弟,二人直接、間接合計控制公司96.96%的股權。這意味著,上述30多億元的分紅,大都落進了阮氏兄弟的口袋中。

在此次分紅之后,公牛集團賬上的現金流也所剩無幾,僅2億元左右。

此外,公牛集團賬上也躺著不少“閑錢”。2016年末-2018年末,公牛集團持有銀行理財產品和私募基金等相關產品資金分別為21.3億元、13.02億元、22.26億元。

那么,既然不差錢,公牛集團到A股上市,究竟是為了什么呢?真心希望,公牛集團來到A股,不是為了上市圈錢,而是為了讓更多投資者來分享其穩健成長的價值之旅。

不管牛市來不來,公牛是要來A股了,這總歸是個好兆頭。

2、年內第四大單過會 公牛集團手握20億理財再募資49億

11月21日晚間,第十八屆發審委2019年第182次會議審核結果出爐,五家上會四過一緩。其中,備受關注的“插座一哥”公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牛集團”)申請主板上市獲通過。

而此前被多家媒體質疑的關聯交易問題毫無懸念被問詢。報告期內,發行人實際控制人之一阮立平配偶潘曉飛曾向部分經銷商提供借款,用以向發行人支付貨款且由發行人對相關借款提供擔保。而這些存在借款的經銷商毛利率又低于無借款經銷商毛利率。發審會問詢的第一條就是關于公司是否存在利益輸送的情形。

此外,公牛集團本次上市擬募集資金48.8億元,若順利上市將成為今年年內第六大單募資項目。另一方面,根據招股書公司賬面上有22億銀行理財,因此巨額募資的合理性也引起市場關注。

“錯綜復雜”的關聯交易被問詢

公牛集團繁雜的關聯交易不是一句話能夠解釋清楚的。

招股書顯示,公牛集團是一家典型的“家族式”企業。公司實際控制人為阮立平、阮學平兩兄弟,本次發行前,二人直接和間接合計控制公司 96.961%的表決權,對公司構成共同控制。本次發行完成后,二人直接和間接合計控制公司表決權的比例下降為 87.265%,仍然占有較大比例。

相對于一般家族成員占據大部分高管職位不同,公牛集團僅阮立平擔任公司總裁一職。因此,家族式企業的“弊病”充分體現在了關聯交易這一環節。與阮氏有不同程度親緣關系的各路人馬,通過關聯交易與公司發生了大量的業務往來。

首先是關聯銷售。包括由阮立平妻弟潘敏峰及其配偶徐奕蓉控制的亮牛五金和杭牛五金等在內,報告期內公牛集團共向6家關聯方控制的經銷商銷售,銷售金額分別為7203.58 萬元、11348.77萬元和 12525.21萬元,占各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34%、1.57%和1.38%。

盡管金額占比較小對公司整體財務的影響較小,但需要注意的是與關聯方交易的公允性。兩家銷售較多的亮牛五金和杭牛五金方部分產品銷售均價高于此前公司公布銷售均價。轉換器方面,2016-2018年公司銷售均價分別為12.72元/個、13.72元/個、14.45元/個,關聯方亮牛五金和杭牛五金的平均價分別為14.21元/個、15.02元/個、16.36元/個。墻壁開關插座也存在同樣情況。

其次是關聯采購方面。報告期內,公司向12家關聯方采購,采購金額分別為9049.80 萬元、45459.36萬元、42862.39萬元,占營業成本的比例分別為14.57%、10.08%、1.58%。可以看到采購比例逐漸減少,公司在有意識的減少關聯交易,2018年包括超潤電器在內的多家未存在交易。

在此前兩年,超潤電器一直位列公司前五大供應商。而超潤電器系阮立平及阮學平的姐妹阮小平阮小平實際出資并控制該企業,重要供應商為實際控人親姐,盡管該公司已經注銷,但是往期關聯交易的公允性仍需要說明。發審委要求公牛集團說明耘穗貿易、超潤電器終止與發行人之間交易并注銷的原因,經營期間是否存在違法違規及對發行人的利益輸送等情形。

除去常上述兩項常見的關聯交易之外,阮氏家族還出現了另外一個值得關注的操作。由于公牛集團主要通過經銷商銷售,并且采取“先款后貨”的結算方式,將資金壓力傳導至經銷商。

因此,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阮立平配偶潘曉飛通過向經銷商提供借款方式對經銷商提供支持。并且考慮到經銷商是向公司及其子公司支付預付款項,違約風險較小,公司及其子公司寧波公牛還為上述借款的部分經銷商提供擔保。

報告期內,潘曉飛分別出借了6342萬元、5552.50萬元和9509萬元。2016年擔保金額為 5452.50 萬元,2017年擔保金額為 4953.00 萬元。

眾所周知,采用經銷商模式存在向經銷商壓貨而存在調節收入利潤的空間。而公牛集團如此“無私”幫助經銷商,是否存在其他方面的利益輸送?發審委會議上要求公牛集團說明,經銷收入的真實性,是否存在通過多級經銷商進行壓貨或間接經銷商大量變動新增鋪貨的方式進行銷售的情形;關聯方向經銷商提供借款的原因。

年內審核的第四大單

此番上市,公牛集團擬募資48.87億元,主要用于現有產品的升級擴產、基地建設、研發中心建設、信息化建設、渠道品牌推廣等項目。公司表示,將根據實際生產經營需要,以自有資金對上述項目進行前期投入,募集資金到位后,將用于置換先期已支付款項和支付項目剩余款項。

根據wind數據,2019年年初至今,發審委上會審核的企業中,按照募資總額計算公牛集團算是今年年內的第四大單。

從發行數據來看,今年上市的企業中募資金額超過40億元的有6家。若順利上市,公牛集團的募資金額或排在年內第六的位置。然而,巨額募資的必要性及合理性一直引發外界爭議。

招股書顯示,2016-2018年公牛集團實現營業收入53.7億元、72.4億元、90.6億元,實現凈利潤為14.1億元、12.9億元、16.8億元,龐大的營收規模帶來了大量的現金流入。同期經營性現金凈流量為17.8億元、11.6億元、19.1億元。

但資產負債表顯示貨幣資金僅為1~2億元,公牛集團把大部分賺來的錢都用來購買理財產品。公司持有的理財產品、私募投資基金、信托產品等計入流動資產和非流動資產,2016 年末、2017 年末和 2018 年末,計入流動資產和非流動資產的金額分別為 21.3億元、13億元和 22.2億元。

手握22億理財產品,公牛集團的資金充裕,那么高達近50億元的募資總額是否合理就成為外界討論的焦點。歸根到底,資金充裕的企業登陸資本市場此前也有過先例。上市除了拓寬融資通道,之后的品牌效應也是很多企業所期望的。而對于眾多投資人來說,企業質量的好壞、經營效率的高低,關系著募集資金能否被有效利用。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期內公牛集團高于同行業的毛利率呈現下滑狀態,2016 年、2017 年和 2018 年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 45.21%、37.79%、36.62%。其中,2017年轉換器出現毛利率大幅下降。

此外,身為家族企業公牛集團也保留了上市前大額分紅的“習慣”。2016年、2017年公牛集團的現金分紅為5億元、22億元,合計27億元。

3、不差錢的公牛IPO募資動機遭質疑,實控人兩年攬27億“搬空家底”

有著“插座一哥”之稱的公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公牛集團”)上市進程又有新進展。

11月21日,公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首發申請上會。公牛集團擬發行不超過6000萬股,募集資金48.87億元,分別投向年產4.1億套墻壁開關插座生產基地建設項目、年產4億套轉換器自動化升級建設項目、年產1.8億套LED燈生產基地建設項目。公牛集團此次IPO保薦機構為國金證券。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此次公開發行募資額48.86億元對應10%股權來看,若成功上市,公牛電器整體估值可達到488.6億元,接近500億元。

公牛集團在上市前夕疑似突擊分紅,2016—2017年該公司合計發放現金分紅逾28億元,占當期歸母凈利潤總額105.50%。

此外,關聯經銷商對其采購的價格均高于招股書披露的同類產品銷售均價,定價公允性待考。

毛利率連續下降

公開資料顯示,公牛集團專注于以轉換器、墻壁開關插座為核心的民用電工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包括轉換器、墻壁開關插座、LED照明、數碼配件等電源連接和用電延伸性產品。

2016年-2018年,公牛集團實現營收分別為53.67億元、72.4億元和90.65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4.07億元、12.85億元和16.77億元;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2.14億元、12.01億元和15.56億元。

報告期內,公牛集團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45.21%、37.79%和36.62%,呈現逐步下降的趨勢。下降的原因,公牛集團表示包括原材料采購價格總體上升、低毛利率的LED照明和數碼配件等新產品銷售占比上升,以及轉換器產品2017年新國標升級導致生產成本上升,而公司未同比例提價以策略性降低成熟產品毛利率等。

據了解,公牛集團生產所需要的原材料主要為銅材、塑料、組件、五金件、包材、電子件等,原材料采購價格與銅材、塑料等大宗商品價格存在一定相關性。報告期內公司直接材料占主營業務成本比重分別為85.78%、85.07%和82.79%。原材料的采購價格對公司主營業務成本存在較大影響。若未來原材料采購價格大幅上漲或發生大幅波動,將對其成本控制產生不利,進而影響公司業績,公司將面臨盈利能力下降的風險。

實控人兩年“分紅”入賬近30億

盡管公牛集團2017年業績出現下滑,但其對股東們的回報可謂是大手筆。數據顯示,公牛集團2017年的分紅金額為22.55億元,2016年為5.85億元,合計金額28.4億元。

招股書披露,公牛集團實際控制人為阮立平和阮學平,兄弟兩人通過直接和間接方式持有公司96.961%表決權,對公司構成共同控制。阮氏家族成員亦名列其他股東清單中:阮氏兄弟兩人的姐妹阮亞平、阮小平和阮幼平,三人合計通過凝暉投資和穗元投資分別持有公牛集團0.251%和0.028%的股權。

此外,潘曉霞(阮立平妻子的姐姐)、蔡映峰(潘曉霞配偶)以及虞仲燦(阮學平妻子姐姐的配偶)通過間接方式合計持有公牛集團0.061%的股權。

2016—2018年,公牛集團分別實現營業收入53.66億元、72.40億元和90.65億元,營業收入持續增長;同期,公司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4.07億元、12.85億元及16.77億元。依此計算,2017年公牛集團歸母凈利潤同比下滑8.67%。
然而,在歸母凈利潤下滑期間,該公司卻拿出巨額資金進行分紅。據招股書,2016-2018年,公牛集團分配現金股利的金額分別為 5.85億元、 22.55億元(含同一控制下子公司合并前的現金分紅)和0元。2016—2017年,用于現金分紅金額合計占當期歸母凈利潤總額105.50%。這意味著,2016—2017年,該公司賺的錢無法覆蓋當期現金分紅,公牛集團仍需從流動資金處劃撥部分金額用于分紅。

2017年12月4日,阮立平與阮學平將部分股權轉讓給高瓴道盈(2.235%)、凝暉投資(0.754%)、穗元投資(0.331%)、曉舟投資(0.279%)、伯書投資(0.251%)、齊源寶(0.19%)和孫榮飛(0.084%),公牛集團首次迎來外部投資者。

新股東持股比例合計約為4.12%,不難發現,2016—2017年間,公牛集團超28億元現金分紅基本由阮氏兄弟兩人盡攬囊中。對此,經濟學家宋清輝曾表示,公牛集團IPO前突擊分紅,卻不愿將凈利潤投入再生產,上市圈錢嫌疑極大。

關聯交易被媒體質疑利益輸送

IPO研究院還質疑公牛集團有利益輸送嫌疑。報道稱,公牛集團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業,除前述阮氏兄弟持股公司比例外,阮立平之女阮舒泓及女婿朱赴寧,通過齊源寶持有公司0.19%的股份,阮氏家族成員阮幼平、潘曉霞、蔡映峰、虞仲燦等人通過穗元投資間接持有公司股份。

龐大的家族關系,導致公牛集團關聯交易十分復雜。招股書顯示,前五大客戶中的杭牛五金由阮立平妻弟潘敏峰及其配偶徐奕蓉控制,兩人還控制著公牛集團的另一重要客戶亮牛五金。

2018年,這兩家公司與公牛集團的關聯交易數額達到7690.9萬元。蔡映峰(阮立平妻姐的配偶)女兒的公公于壽福個人與其控制的牛唯旺貿易,與公牛集團在2018年發生關聯交易1677.56萬元。

此外,公牛集團還向關聯方進行巨額采購,2017年,公牛集團向阮立平母親陳菊英弟弟控制的圣保龍電器、陳菊英妹妹控制的高品塑料、阮立平姐妹控制的超潤電器共采購商品數額達到3.88億元,其中與超潤電器的交易額為3.18億元。

為了避免發生同業競爭,公司控股股東良機實業和實際控制人阮立平、阮學平分別向公司出具了《避免同業競爭的承諾函》。只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這些都是書面文章,在資本市場現狀下,對大股東的約束力有限,很難杜絕大股東借關聯交易掏空上市公司的現象。

不差錢,“插座一哥”為啥要上市?

上市往往是為了融資,但營收90億、月入1億的公牛絕對說不上是差錢的主,那么問題來了,公牛為什么要上市?

首先,公牛上市是在謀求業務轉型,招股說明書顯示,在近49億元募集資金中,12億元將用于墻壁開關業務,10億元將用于轉換器自動化升級,7.43億元用于LED照明,還有9.9億元用于渠道建設及品牌推廣等。豐富產品線、多元化探索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墻壁開關插座的毛利率還更高。

此外,競爭對手也在不斷撩動著公牛的神經。

事實上,盡管是行業老大,但公牛的地位并未十拿九穩。插座這一品類的護城河,也沒有那么深。相比與飛利浦、西門子、松下、雷士、歐普等一批國內外知名品牌,公牛在價格方面并沒有很強的優勢,公牛很難僅靠質量取勝。

外有強敵,內也有后起之秀。目前對公牛而言,最強對手當屬小米。

手機及一些智能設備的充電需求增加,是小米進入轉換器市場的一個有利契機。2015年,小米推出了帶有USB插口的插線板,一炮而紅,打破了插座市場的固有市場格局,迅速攻陷市場,米粉節當天售出24.7萬個,2015年小米轉換器業務實現銷售收入1.25億元。

小米爆發后,公牛的危機感接踵而至。為抵抗小米,公牛集團推出同樣帶有USB插口的智能插座,并定價48元,比小米便宜一元。但比“便宜”,小米從沒怕過,小米火速應戰,下調產品售價。這場價格戰,阮立平用自己之短處攻雷軍長處,結果自然是失敗。

從USB插線板價格戰我們可以看出,即使現在公牛已經在插座行業形成了壟斷地位,但創新產品的存在,仍將構成一定的威脅。

陷專利訴訟被索賠近10億

除了上市動機被疑圈錢外,公牛集團在沖擊IPO路上,還因涉嫌專利侵權被同行告上法庭。相關人士認為,IPO排隊期間出現專利訴訟導致最終上市失敗的案例時有發生。

據披露,2018年12月,江蘇通領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通領科技”)向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訴訟。認為公牛集團產品侵害通領科技擁有的專利號為ZL201010297882.4的‘支撐滑動式安全門’的發明專利及專利號為ZL201020681902.3的‘電源插座安全保護裝置’的實用新型專利,因而要求法院判定公牛集團立即停止侵權,并作出9.99億元的經濟賠償。

公牛集團收到立案通知后向專利復審部提起無效宣告請求,請求兩項涉案專利全部無效,并于2019年1月7日收到專利復審部的《無效宣告請求受理通知書》。2019年1月9日,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涉案專利名稱及專利號為“實用新型ZL201020681902.3(電源插座安全保護裝置)”的訴訟作出《民事裁定書》,裁定該案件中止訴訟。涉案專利名稱及專利號為“發明ZL201010297882.4(支撐滑動式安全門)”的案件尚處于審核狀態中。

此外,2017年11月和2018年3月,深圳藍色飛舞科技有限公司還以寧波公牛為被告之一,分別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和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訴訟。針對此糾紛,招股書顯示,寧波公牛已向專利復審部提起涉訴專利的全部無效宣告請求,目前該請求正處于審核狀態中。

本文地址:http://www.qmeoez.live/gunews/show/4046/
(責任編輯:曉發原創)
 
0相關評論
版權與免責聲明
1.以上就是【公牛集團上市 能不能成為大牛股?】的全部內容,版權均屬于發商機網,未經本網許可,禁止轉載;
2.內容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均由發布人負責;
3.發商機網對此不承擔任何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
 
七星彩走势图l 女人会赚钱在婆家 nba比分直播网 江苏7位数 微乐龙江齐齐哈尔麻将 加盟一个教育机构赚钱吗 青海十一选五 足球即时比分 被老婆埋怨赚钱少 新疆25选7 黑龙江承包农场赚钱吗 胜平负 女人干什么兼职最赚钱 67彩彩票首页 德州麻将技巧变卡掉 河北20选5 女生努力赚钱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