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回應被禁賽 孫楊事件事件回顧

2020-02-28 22:50 瀏覽:644 來源:今日股市新聞






孫楊回應被禁賽

孫楊被禁賽8年,“游泳天才”或就此隕落。

北京時間2月28日下午5點,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宣布了此前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和國際泳聯(FINA)一案的仲裁結果,從今天開始孫楊被禁賽8年。但其之前取得的成績和獎項依然有效。

根據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規定,如果對此次裁決結果不滿,可于30天內就非常有限范圍內的原因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訴。

仲裁報告

消息一出,立馬登頂微博熱搜榜,引爆輿論。而8年的禁賽決定也意味著,孫楊很可能錯過今年的東京奧運會和2024年的巴黎奧運會。

18:42分,孫楊在微博發表回應:堅信自己的清白,對判決結果震驚、憤怒、不能理解!

中國泳協:支持孫楊繼續以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

中國游泳協會發表聲明,對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就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上訴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小組和孫楊一案做出的裁決,深表遺憾。

聲明說,中國游泳協會一貫堅持對使用興奮劑“零容忍”,一貫重視加強運動員反興奮劑教育。

我們支持孫楊繼續以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同時希望世界反興奮劑機構、體育組織、興奮劑檢查代理機構改進、完善規則,嚴格執行規則包括興奮劑檢查人員資證要求,不能忽視運動員個人合法權利,不能讓任何人都可以去從事與運動員切身利益密切相關的興奮劑檢查工作。

孫楊仲裁事件回顧

2018年11月19日,國際泳聯就此事在瑞士洛桑舉行聽證會,2019年1月,國際泳聯裁決此次檢查無效,孫楊不存在違反《世界反興奮劑條例》的行為。2019年3月12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因不滿裁決結果,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

2019年11月15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就此案舉行了公開聽證會并通過網絡進行全球直播。這是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有史以來第二次舉行公開聽證會,上一次發生在1999年,當時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的愛爾蘭游泳運動員最終敗訴。

聽證會結束后,有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組織的本案仲裁小組主席弗朗哥·弗拉蒂尼表示,公開聽證會顯示了對運動員各項權利的尊重,所有證據證言都會被充分核查,裁決結果將擇日宣布。之后,孫楊恢復到東京奧運會的訓練備戰中,并在今年1月的國際泳聯冠軍游泳系列賽的兩站比賽中取得4戰3冠的成績。

手握多家代言

2012年,倫敦奧運會,21歲的孫楊一舉拿下400米和1500米自由泳兩枚奧運金牌,其中1500米自由泳打破了世界紀錄。

經此一役,孫楊成為了家喻戶曉的游泳明星,而可愛的外表和陽光的形象,也讓他頗有觀眾緣,被粉絲親切地稱為“大白楊”。

優異的運動成績給孫楊帶來了巨大的商業價值。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孫楊代言的品牌有361°、可口可樂、伊利牛奶、吉利汽車、榮耀、沛納海腕表、貝因美等,且合作對象多數為上市公司。

根據《第一財經周刊》發布的2018中國最具商業價值明星排行榜,孫楊在運動員中排行第一。

根據ESPN數據,孫楊的代言年收入為246萬美元,并且在全球社交媒體的總粉絲數達3260萬。

此次的裁決結果,或許會讓他商業價值歸零。

附孫楊體育成就:

百度百科資料顯示,孫楊,1991年12月1日生于浙江杭州,中國國家游泳隊隊長,男子1500米自由泳世界紀錄保持者,男子400米自由泳奧運會紀錄保持者。

2012年倫敦奧運會男子400米自由泳、男子1500米自由泳冠軍;

2016年里約奧運會男子200米自由泳冠軍。

孫楊是世界泳壇歷史上唯一一位男子200米自由泳、男子400米自由泳、男子1500米自由泳的奧運會世錦賽大滿貫冠軍得主,史上唯一一位男子400米自由泳世錦賽四連冠,唯一一位男子800米自由泳世錦賽三連冠,男子自由泳個人單項金牌數居世界第一。

孫楊是亞洲唯一一位男子200米自由泳奧運會及世錦賽金牌得主,亞洲唯一一位獲得世錦賽MVP的游泳運動員。

2015年,孫楊成為繼菲爾普斯之后歷史上第二位蟬聯世錦賽MVP的男子游泳運動員。他是中國男子游泳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奧運冠軍,唯一一位連續在兩屆奧運會摘金的中國游泳運動員。中國男子游泳在世界大賽上至今共獲18枚金牌,孫楊獨攬14枚。

一、孫楊回應“遭禁賽8年”:已提起上訴

2月28日晚,孫楊通過個人微博回應禁賽一事,孫楊表示,堅信自己的清白。收到國際體育仲裁院的裁決結果,感到震驚,憤怒,不能理解。

孫楊在微博中寫道:“考慮到國際體育仲裁院在本案審理過程中存在的問題,我已經委托律師依法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訴。”

二、孫楊被禁賽8年,最新回應:震驚,憤怒,不能理解!

北京時間2月28日17時,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孫楊和國際泳聯案聽證會”的裁決書,孫楊被禁賽八年,即日起生效。

現場,秘書長在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總部向媒體發表簡短聲明,并親自宣布裁決結果。

此次裁決結果出爐之后并不是最終的結果,現在孫楊可以上訴至瑞士聯邦法院。

聽證會起因于2018年9月4日,孫楊在杭州接受了一次賽外興奮劑檢查,由于對檢查人員出示的資質證明存疑,此次檢查最終未完成。2019年1月,國際泳聯裁決此次檢查無效,孫楊不存在違反《世界反興奮劑條例》的行為。兩個月后,WADA因不滿裁決結果,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

2019年11月15日,孫楊一案聽證會瑞士蒙特勒公開舉行,時間長達十小時,還通過網絡進行了全球直播。聽證會上,孫楊及其律師團隊拿出了大量證據,試圖還原事件真相,捍衛自己的清白和合法權益。

孫楊方面指出,當天檢查人員的多項涉嫌違規做法,如檢查人員無法出具相關資質證明、尿檢人員對孫楊進行拍照從而違反興奮劑檢查規定等。參與興奮劑檢查的三名檢查人員并沒有出席當天的聽證會。

孫楊現年28歲,是中國游泳隊隊長,2012年倫敦奧運會他成為中國男子游泳首位奧運冠軍。孫楊在奧運會共獲得3金2銀1銅,從2009-2019年游泳世錦賽,孫楊共獲得11金2銀3銅。

三、孫楊敗訴遭禁賽8年,這場訴訟為中國體育留下些什么?

一場聽證會,不僅關乎孫楊的職業生涯,還關乎規則的制定。

北京時間2月28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了“孫楊案”的裁決結果,孫楊因觸犯反興奮劑條例而被禁賽8年,即日生效,但此前的比賽成績仍然有效。這一裁決備受中外關注,“Sun Yang”的標簽在結果公布后登上了推特的全球熱搜榜。

結果公布后,中國泳協回應稱,“對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就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上訴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小組和孫楊一案做出的裁決,我們深表遺憾。我們支持孫楊繼續以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同時希望世界反興奮劑機構、體育組織、興奮劑檢查代理機構改進、完善規則,嚴格執行規則包括興奮劑檢查人員資證要求,不能忽視運動員個人合法權利,不能讓任何人都可以去從事與運動員切身利益密切相關的興奮劑檢查工作。”

盡管孫楊敗訴,可這一事件尚未最終塵埃落定。因為在結果公布后的30天內,孫楊可以向瑞士聯邦法庭提出上訴。而據懶熊體育了解,孫楊肯定會上訴。但因為瑞士聯邦法院有權撤銷CAS裁決的情形相當有限,僅在仲裁庭的組成、獨立中立、管轄權有嚴重瑕疵,或是違反仲裁的正當程序(due process)和公共政策(public policy)的情形下,CAS仲裁裁決才可能被瑞士聯邦法院撤銷,自CAS成立以來,這一翻案比率約為7%。

此外,在孫楊案公開聽證結束時,仲裁庭已向孫楊和國際泳聯,以及WADA確認,所有當事人對仲裁程序的正當性表示滿意。

在此之前,孫楊很長時間以來都是中國商業價值最高的現役運動員之一。在ESPN公布的2019年百大運動員排行榜中,孫楊排名第43位,為中國運動員和游泳第一人。

此外,據ESPN統計,孫楊的代言年收入為246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724萬元)。而且與孫楊達成商業合作的品牌種類也十分豐富,包括汽車品牌吉利汽車、腕表品牌沛納海、手機品牌華為榮耀、嬰幼兒食品品牌貝因美以及網約車品牌曹操出行等。截止懶熊體育發稿前,尚未有孫楊的合作品牌對此事進行表態,目前禁賽對于孫楊商業價值的影響暫時未知。

隨著仲裁結果發布,這起歷時近一年半的訴訟接近尾聲,盡管最終的結果已經很難更改,但整個事件的過程,對于整個中國體育界如何應對國際訴訟爭端,依然有著重要的借鑒意義。

在CAS仲裁庭審過程中,交鋒最激烈的一個分歧即是控辯雙方對現有規則解讀的不同,從結果上看,孫楊團隊沒能成功說服仲裁官員認可自己的理由,事實上,同作為規則制定方的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去比拼對規則的理解,這恐怕也不是一個理智的方向。

孫楊事件起源于2018年9月4日晚至9月5日凌晨的一次飛行藥檢。因為尿檢官的授權資質和血檢官非法跨區域采血的問題,孫楊與興奮劑檢測人員出現分歧,最終負責檢測的主檢官沒能帶走孫楊的血液樣本,尿液樣本也沒有進行采集。事后,負責收集樣本的IDTM公司向國際泳聯反映了這一事件,而孫楊也向國際泳聯發去了解釋以及針對檢測人員的投訴。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這位主檢官同樣曾對孫楊進行過興奮劑檢測的采樣活動。當時孫楊就因為這位主檢官沒有出示任何證件而進行過投訴。

在對IDTM公司和孫楊方面提供的報告和解釋說明進行評估后,國際泳聯認為孫楊的行為可能違反了反興奮劑條例中的2.3(拒絕提交或提交失敗)和2.5(蓄意破壞或蓄意破壞未遂),并決定在2018年11月19日舉行閉門聽證會。

隨后在2019年1月3日,國際泳聯公布裁決結果,認定孫楊并沒有違反反興奮劑條例,敗訴方可以在收到判決后的21天內決定是否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

當上訴限期過去,大家認為此事就此完結時,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卻認為無論事件起因如何,孫楊的行為都構成了抗檢,不認可國際泳聯興奮劑委員會對孫楊無過錯的裁定結果,并在2019年3月13日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對孫楊和國際泳聯提出上訴。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后來決定在瑞士舉行公開聽證會。

而根據美聯社在2020年2月25日的報道,孫楊的律師團隊和國際泳聯曾向瑞士聯邦法庭申訴,認為上訴限期已過,WADA的上訴不應該被受理。

此外,國際泳聯方面還指出,WADA的代表律師理查德·楊(Richard Young)曾為國際泳聯工作,不適合出席聽證會。但瑞士聯邦法庭最終駁回了這兩項申訴,聽證會照常舉行,楊也代表WADA出席了聽證會。

無礙于WADA的上訴,孫楊參加了2019年7月舉行的光州世界游泳錦標賽,并獲得200米自由泳和400米自由泳的金牌。但澳大利亞選手馬克·霍頓(Mack Horton)和英國選手鄧肯·斯科特(Duncan Scott)在兩項頒獎儀式上都拒絕與孫楊握手、合影,孫楊在下臺后還與斯科特有過“言語交鋒”。事后,斯科特和孫楊都因此收到了國際泳聯發出的警告信,理由是雙方都違反了國際泳聯章程規則C12.1.3。據懶熊體育查證,該規則為“for bringing the sport into disrepute.”(給游泳這項運動帶來負面影響)。

2019年11月15日下午至11月16日凌晨,這場馬拉松式聽證會在瑞士蒙特勒的費爾蒙特萊蒙特勒宮酒店會議中心舉行,有近200名媒體人員及公眾到場旁聽。

在孫楊“我希望讓全世界清清楚楚地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的開篇下,WADA方和孫楊方在聽證會現場進行了多次交鋒和質詢。質詢過程中,幾項事實被確認:2018年9月4日,IDTM代表國際泳聯抽取了孫楊的血液,但放置血液的密封箱被破壞,血液也未被帶走;據孫楊方透露(且WADA未明確反對),該份血液仍然存在;當晚尿檢程序因孫楊方的反對沒有進行。

控辯過程中的焦點問題集中于,孫楊是否有權以IDTM人員資質不合規的理由,拒絕接受其檢查。

WADA副主任斯圖爾特·肯普(Stuart Kemp)認為:“與DCO一同參與檢測的人員都需要接受專業訓練,包括了解自己不能做什么,同行人員在興奮劑檢測站拍照是不被允許的。如果真的發生了,同行人員需要刪除照片,在這種情況下,運動員也可以表達他們所有的顧慮,但最終運動員還是得配合完成檢測。”但孫楊、孫楊的母親、中國游泳隊隊醫巴震以及浙江省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韓照岐都多次提及:“未經授權無資質的人抽取的血液,不能算作興奮劑檢測需要的血樣。”

因此,圍繞著檢測人員資質的問題,國際體育仲裁法庭需要明確了解,WADA及ISTI(《檢測與調查國際準則》)對采樣人員資質的規定是什么,以及當晚IDTM采樣人員出具給孫楊的資質文件是否符合規定,這也是聽證會質詢環節中法官和律師們反復提及的問題。此前蔡果律師在為懶熊體育撰寫的法律專欄中分析,若答案為否,則表明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認同國際泳聯此前對事件的定性(但并不必然認同事件的處理結果),反之,則表明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將全盤推翻國際泳聯認為孫楊沒有違反反興奮劑條例的決定。(延展閱讀:親歷孫楊案公開聽證:規則理解是裁決關鍵 | 法律專欄)

經過三個多月的等待,仲裁裁決終于公布,但孫楊沒能等來自己想要的結果。盡管可以繼續向瑞士聯邦法庭提出上訴,但在奧運會臨近的時候來走各項法律流程,孫楊很可能會因此無緣東京奧運會。

與此同時,無法出戰奧運會也意味著孫楊的曝光度將大受影響。如果孫楊無緣東京奧運會,同他合作的品牌將錯過四年一度的宣傳良機,這是一筆不小的損失。甚至,如果孫楊上訴失敗,高達8年的禁賽期將使他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很難再登上正式比賽的賽場。

除了各項商業代言之外,孫楊近些年來也成為各檔訪談節目以及體育綜藝的“常客”。如果禁令最終生效,通過熒幕亮相或許是孫楊保持曝光度,維護品牌方權益的一個辦法。但節目方是否會因為禁賽對繼續邀請他作為嘉賓有所顧慮,目前也是未知數。

不管最終結果如何,此次風波也暴露出IDTM公司在興奮劑檢測中存在的規則漏洞及具體的執行嚴謹度等問題,值得規則制定者們好好思考。但同時也是對中國運動員和體育界的一次提醒,如何正確指導運動員接受興奮劑檢測,合法合規地保障運動員權益;如何在發生國際訴訟糾紛時更好地把握規則,贏得主動等,都是今后需要反思的問題。

四、孫楊事件542天大事記:據理力爭仍難逃禁賽處罰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孫楊和國際泳聯案聽證會”的裁決書,孫楊被禁賽八年,即日起生效。現在,我們回顧一下孫楊事件542年的歷程。

2018年

9月4日晚,IDTM公司(國際泳聯授權的興奮劑檢測機構)的檢測人員來到孫楊杭州的家中進行賽外藥檢。現場,孫楊對檢查人員出示的資質證明存疑,因此這次檢查最終未完成執行。

隨后IDTM向國際泳聯報告說“孫楊暴力抗檢”,孫楊表示“他全力配合檢查,但檢查過程中檢查人員存在多項違規操作”。

11月19日,國際泳聯就此事在瑞士洛桑舉行聽證會,孫楊和IDTM公司的證人接受了詢問,聽證會長達13小時。

2019年

1月3日,國際泳聯裁決此次檢查無效,孫楊不存在興奮劑違規行為。

1月27日,外媒曝光了這場抗檢風波,稱孫楊的安保人員用錘子打碎了已經密封的血液樣本瓶,孫楊可能面臨終身禁賽……當晚,中國游泳協會在官網發布聲明稱,外媒的消息是不符合事實的。中國游泳協會本著嚴肅認真的態度,要求孫楊積極配合調查,客觀真實反應當時情況。

3月12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因不滿裁決結果,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

7月末,孫楊參加了在韓國光州舉行的游泳世錦賽,奪得了男子200米和400米自由泳冠軍,但霍頓、斯科特等選手在頒獎儀式拒絕與孫楊合影,引起軒然大波。

7月19日,孫楊及其律師團隊發表聲明,要求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舉行的聽證會向公眾開放,以求公開透明,證明自己的清白。

8月27日,孫楊首次正面回應這場藥檢風波,表示自己多年來每一次的檢測都嚴格遵守國際反興奮劑機構的規定,積極配合檢測官的工作。此次風波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困擾。

11月15日,備受矚目的“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訴孫楊和國際泳聯案”的聽證會在瑞士蒙特勒舉行,時間長達十小時。聽證會允許媒體及公眾進入聽證現場旁聽,并通過網絡進行了全球直播。

孫楊及其律師團隊在聽證會上提供了大量證據,還原2018年9月4日當晚的事件真相,并指出當天檢查人員的多項涉嫌違規做法,包括IDTM公司的檢查人員無法出具相關資質證明、負責血檢的檢查人員非法跨區域采血、尿檢人員對孫楊進行拍照從而違反興奮劑檢查規定等。

11月下旬,聽證會后,孫楊又通過新華社向公眾展示了更多證據和信息,如尿檢官中有一人是建筑工人;血檢官的護士執業注冊地為上海,卻到杭州為其采血;主檢官、血檢官多次離開檢查室,血樣完全無人監管……

2020年

1月中旬,孫楊接連參加了國際泳聯冠軍系列賽深圳站和北京站,在五天內連奪三冠,展示了良好的狀態。談到自己的新年愿望,孫楊說:“我的愿望就是在奧運會繼續站上最高領獎臺,捍衛自己的榮譽!”

2月26日,美聯社消息,來自瑞士最高法院的文件顯示,國際泳聯一直致力于孫楊免遭處罰。

2月28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公布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孫楊和國際泳聯案聽證會”的裁決書,孫楊被禁賽八年,即日起生效。

五、孫楊發文回應被禁賽8年:我堅信自己的清白!已委托律師提起上訴!

北京時間今天(28日)下午,國際仲裁法庭(CAS)宣布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對中國游泳選手孫楊國際泳聯一案的聽證結果。CAS裁定孫楊敗訴,對其禁賽八年,即日生效。

根據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規定,如果對此次裁決結果不滿,可于30天內就非常有限范圍內的原因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訴。

之所以給孫楊開出如此嚴厲的重罰,CAS方面也做出了一些解釋:

CAS專家組一致認為,孫楊違反了國際泳聯有關“篡改興奮劑檢查”的部分規定,特別是專家小組發現,負責興奮劑檢查的工作人員是遵守了反興奮劑機構所規定的所有適用要求。

更具體來說,孫楊一方并沒有令人足夠信服的理由去證明他銷毀樣品——尤其是砸毀監測樣品容器的行為是合乎規矩的。小組專家指出,提供血液樣品是一回事,對測試人員的身份提出質疑是另一回事,無論怎樣,他應該將完整的樣品保留在測試機構手中。

由于這是他第二次違反藥檢規則,所以即日起,對孫楊施行8年禁賽。

在CAS專家看來,孫楊抗檢的行為,可能比他本身被查出服用禁藥更加嚴重。因此孫楊這次獲得的8年禁賽期處罰嚴厲程度,甚至超過了許多被查出興奮劑陽性的運動員,例如不久前剛剛退役的莎拉波娃,當年被查出藥檢呈陽性時,她的禁賽期是兩年,后來又改為15個月。

但由CAS秘書長馬蒂厄·雷博在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總部親自宣讀這一結果還不是最終判決,根據規定,孫楊一方仍可以在30天內上訴至瑞士聯邦法院。

孫楊發文回應被禁賽:我一直堅信自己的清白

今天18時許,孫楊在其微博對此事做出了回應:

我剛剛訓練完畢,我一直堅信自己的清白。收到國際體育仲裁院的裁決結果,我感到震驚,憤怒,不能理解!

我明明按照興奮劑檢查的各項規定,積極配合,只是因為檢查人員不具備資質,他們當時自己也承認了這一點,所以同意不帶走血樣,怎么就成了我的錯誤?!

考慮到國際體育仲裁院在本案審理過程中存在的問題,我已經委托律師依法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訴。讓更多的人知道事實真相。

我堅信自己的清白!堅信事實必定戰勝謊言!

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與幫助!感謝國家體育總局,中國游泳協會和各級領導的關心,感謝國內外體育愛好者的支持!我要為捍衛自己的合法權益奮戰到底!

中國游泳協會表態:支持孫楊繼續以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

對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就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上訴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小組和孫楊一案做出的裁決,我們深表遺憾。

中國游泳協會一貫堅持對使用興奮劑“零容忍”,一貫重視加強運動員反興奮劑教育。我們了解,2018年9月4日,國際泳聯(FINA)授權的樣本采集機構——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公司(IDTM)對孫楊實施賽外檢查時,使用了未經專業培訓、不具備法定資質人員采集運動員樣本,活動是非法和無效的。我們支持孫楊繼續以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同時希望世界反興奮劑機構、體育組織、興奮劑檢查代理機構改進、完善規則,嚴格執行規則包括興奮劑檢查人員資證要求,不能忽視運動員個人合法權利,不能讓任何人都可以去從事與運動員切身利益密切相關的興奮劑檢查工作。

本案起因于2018年9月4日晚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公司(IDTM)3名工作人員對孫楊的一次賽外興奮劑檢查,由于孫楊對檢查人員出示的資質證明存疑,此次檢查最終未能完成。2018年11月19日,國際泳聯就此事在瑞士洛桑舉行聽證會,2019年1月,國際泳聯裁決此次檢查無效,孫楊不存在違反《世界反興奮劑條例》的行為。2019年3月12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因不滿裁決結果,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

2019年11月15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就此案舉行了公開聽證會并通過網絡進行全球直播。這是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有史以來第二次舉行公開聽證會,上一次發生在1999年,當時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的愛爾蘭游泳運動員最終敗訴。

在這場耗時10小時的聽證會中,雙方辯論的焦點集中在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委托的服務公司(IDTM)檢測人員是否具有相應資質。孫楊方律師明確指出血檢官只有護士證但是沒有IDTM授權的檢查官證明,尿檢官只有身份證且在檢查過程中對孫楊拍照違反興奮劑檢查的規定等。案件所涉3名檢測人員均未出庭。

聽證會結束后,有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組織的本案仲裁小組主席弗朗哥·弗拉蒂尼表示,公開聽證會顯示了對運動員各項權利的尊重,所有證據證言都會被充分核查,裁決結果將擇日宣布。之后,孫楊恢復到東京奧運會的訓練備戰中,并在今年1月的國際泳聯冠軍游泳系列賽的兩站比賽中取得4戰3冠的成績。

本文地址:http://www.qmeoez.live/gunews/show/5822/
(責任編輯:曉發原創)
 
0相關評論
版權與免責聲明
1.以上就是【孫楊回應被禁賽 孫楊事件事件回顧】的全部內容,版權均屬于發商機網,未經本網許可,禁止轉載;
2.內容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均由發布人負責;
3.發商機網對此不承擔任何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
 
七星彩走势图l 福彩排列7走势图 模拟炒股大赛平台 广西棋牌游戏中心 重庆买麻将机 澳洲幸运5计划app 快乐十分遗漏 网赚项目 富贵棋牌吧 中原河南麻将手机版 广西11选5投注 山东11选5结果 京东股票行情 浙江11选5基本走势图 江西快三走势图今天 三分pk拾计划数据 易融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