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未央案勝訴 判決結果是什么?

2019-06-21 00:07 瀏覽:405 評論:0 來源:發商機網






錦繡未央案勝訴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依法對《錦繡未央》余下11案進行一審宣判,法院認定《錦繡未央》抄襲行為成立。

據原告代理人中聞律師事務所王國華律師透露,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依法對《錦繡未央》余下11案進行一審宣判,法院認定《錦繡未央》抄襲行為成立,判令被告周靜(筆名秦簡)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作品的復制、發行及網絡傳播;判令被告周靜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1案共計60.4萬元;判令被告周靜在《新京報》和“瀟湘書院”網站首頁上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至此,歷時兩年之久的訴訟維權一審結束,12位作家訴《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全部獲得勝訴。

本次宣判十一案涉及的作者和作品包括:溫瑞安的作品《溫柔一刀》、《寂寞高手》、《江山如畫》、《劍氣長江》和《逆水寒》;裴云(筆名希行)的作品《重生之藥香》;傅世瑾(筆名朵朵舞)的作品《一斛珠》;左娟(筆名蕭樓)的作品《流水迢迢》;王玉紅(筆名一個女人)的作品《斗錦堂》;譚卉(筆名蔓殊菲兒)的作品《胭脂淚妝》;程云峰(筆名意千重)的作品《世婚》;張之帆(筆名楚云暮)的作品《一世為臣》;郭慧(筆名紫舞玥鳶)的作品《嘯劍指江山》;黃琳達(筆名維和粽子)的作品《公子無恥》;朱笑白(筆名御井烹香)的作品《庶女生存手冊》。《錦繡未央》網絡版270萬字左右,涉及抄襲16部作品,侵權總字數約114千字,侵權語句共計763處(句),侵權情節共計21處。

法院對每一本權利作品的作者及發表事實進行了認定,周靜在《錦繡未央》一書中未經許可抄襲了原告作品中的大量語句和情節,這些抄襲的文字雖分散于《錦繡未央》一書的不同段落,但無論在語句表達、人物塑造、情節結構、故事核心等方面都是一致的。

法院認為,《錦繡未央》中被指控的侵權語句和情節與權利作品存在相同或者實質性相似,一是均使用了獨特的比喻或形容的具體表達;二是均采用了相同或類似的細節描寫來刻畫人物或事物;三是均采用大量常用語言的相似組合。在情節方面,《錦繡未央》抄襲了權利作品具有獨創性的背景設置、出場安排、矛盾沖突和具體的情節設計,與權利作品已經構成實質性相似的情節,屬于對權利作品著作權的侵害。

原告代理人維權律師團負責人中聞律師事務所王國華律師表示:《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在侵權認定方面,法律上的判斷與普通的判斷還是存在一定的差異和區別,尤其是法律判斷的時候,首先要考慮這些語句或者情節是不是常規語句或情節,當這個因素排除了以后,再判斷侵權書和權利書之間所涉及的語句和情節,是否構成相同或實質性相似。如果構成相同或實質性相似,才能進一步認定侵權。

王國華律師進一步表示,法院對每個案子的判賠金額與侵權書抄襲的體量有關,同時還要考慮文字的相似程度,以及在整篇文章中的占比來確定。剩余十一案中的權利作品,并非整本書都被抄襲,很多僅是將書中的部分段落和語句進行了抄襲,涉嫌抄襲的語句數和情節數各不相同,抄襲少的有幾千字,多的高達幾萬字,并且針對每部權利作品的抄襲字數占《錦繡未央》總字數的比例也不盡相同。所以在確定賠償時,抄襲體量是重要的考量因素,如果說侵權書是針對整本權利書進行了抄襲,賠償金額可能會更多。平均算下來每千字賠付6000元左右,這超過了通常確定的判賠標準,在現有法律的賠償標準下,《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還是按照較高及懲罰性標準來判賠的,說明司法保護力度在加大。

王國華律師還透露:《錦繡未央》一書中存在大量侵權內容,既包括語句侵權,也包括情節侵權,有些情節可能包含在電視劇《錦繡未央》中,被電視劇使用,目前不能排除下一步將對電視劇方采取法律措施的可能性。當然,這還需要維權作家、編劇、志愿者們進行綜合評估。

《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維權歷程

《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是由溫瑞安等12位作家共同發起的維權訴訟。2016年,多名志愿者、作家和編劇共同發起維權行動。2016年12月19日,朝陽法院受理該案。2017年1月4日,11位作家訴《錦繡未央》抄襲案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正式立案。2017年2月15日11位維權作家完成證據交換。

2017年2月17日,一位重量級的人物——新武俠四大宗師之一的作家溫瑞安加入《錦繡未央》抄襲案訴訟,成為第12位維權作家,與之前已經立案的11位作家一起維權。2017年4月23日朝陽法院開庭審理了首案(沈文文訴周靜《錦繡未央》抄襲其權利小說《身歷六帝寵不衰》的案件)。2017年6月14日,溫瑞安訴《錦繡未央》抄襲案正式立案。2017年6月23日開庭審理了另外十案。2017年8月,朝陽法院將審理期限延長6個月。2018年1月10日,溫瑞安訴《錦繡未央》抄襲案,被告管轄異議被一審法院和二審法院裁定駁回。2019年3月19日,溫瑞安訴《錦繡未央》抄襲案在朝陽區法院開庭審理。2019年5月8日,歷時2年之久的首案宣判。2019年6月20日,原告方收到余下11案判決書。至此,《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全部勝訴。

《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堪稱有史以來抄襲比例和維權規模最大的侵權案件。全案取得勝訴,在知識產權界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正如維權律師團負責人,中聞律師事務所王國華律師所言:“《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的勝利,對權利人來講,可能會有一個更好的幫助作用,至少可以幫助權利人在維權方面樹立一定的信心。另一方面,事實上也充分體現了司法在維護版權秩序或者版權市場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因為版權的價值主要就是體現在交易上,體現在許可使用所獲得價值上。只有更好的去維護版權,權利人才能夠更好地去創造更多好的作品,為社會公眾提供更好的文化產品。”

一、《錦繡未央》抄襲案12案全勝

6月20日,小說《錦繡未央》侵權案余下11案進行一審宣判。一審判決結果顯示,法院認定《錦繡未央》抄襲行為成立,判令被告周靜(筆名秦簡)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作品的復制、發行及網絡傳播;判令被告周靜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1案共計60.4萬元;判令被告周靜在《新京報》和“瀟湘書院”網站首頁上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至此,歷時兩年之久的訴訟維權一審結束,12位作家訴《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全部獲得勝訴。

本次宣判十一案涉及的作者和作品包括:溫瑞安的作品《溫柔一刀》、《寂寞高手》、《江山如畫》、《劍氣長江》和《逆水寒》;裴云(筆名希行)的作品《重生之藥香》;傅世瑾(筆名朵朵舞)的作品《一斛珠》等,《錦繡未央》網絡版共270萬字左右,涉及抄襲16部作品,侵權總字數約114千字,侵權語句共計763處,侵權情節共計21處。

據公開資料顯示,從 2017年至今《錦繡未央》抄襲案已經持續了兩年。今年5月8日,作家沈文文訴小說《錦繡未央》原著作者周靜及當當網侵害著作權糾紛首案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宣判,被告周靜侵權成立,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之內賠償原告沈文文經濟損失12萬元及維權開支1.65萬元,共計13.65萬元。首案宣告勝利,使其他維權著作人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維權道路。

原告代理人維權律師團負責人、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國華表示,《錦繡未央》一書中存在大量侵權內容,既包括語句侵權,也包括情節侵權,有些情節可能包含在電視劇《錦繡未央》中,被電視劇使用,目前不能排除下一步將對電視劇方采取法律措施的可能性。當然,這還需要維權作家、編劇、志愿者們進行綜合評估。

二、溫瑞安等作家起訴《錦繡未央》抄襲宣判!12起抄襲案全勝訴

6月20日,據原告代理人中聞律師事務所王國華律師介紹,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就溫瑞安等11位作家訴小說《錦繡未央》抄襲案一審宣判,法院判令被告停止《錦繡未央》作品的復制、發行及網絡傳播;判令被告在媒體和瀟湘書院網站首頁上公開賠禮道歉;判令被告就11案合計賠償 60.4萬元。

今年五月,沈文文訴《錦繡未央》侵權案獲得勝訴。至此,歷時兩年之久的訴訟維權一審結束,12位作家訴《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全部獲得勝訴。

三、小說《錦繡未央》余下11案宣判 原告合計獲賠60.4萬

20日,記者從中聞律師事務所王國華律師處獲悉,“小說《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余下11案已宣判,原告全部勝訴,溫瑞安等11位作家合計獲賠60.4萬元。

王國華介紹,法院認定《錦繡未央》抄襲行為成立,判令被告周靜(筆名秦簡)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作品的復制、發行及網絡傳播;判令被告周靜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1案共計60.4萬元;判令被告周靜在《新京報》和“瀟湘書院”網站首頁上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

王國華稱,至此,歷時兩年之久的訴訟維權一審結束,12位作家訴《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全部獲得勝訴。

“小說《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是由溫瑞安等12位作家共同發起的維權訴訟。2016年,多名志愿者、作家和編劇共同發起維權行動。

據媒體報道,此前秦簡(本名周靜)在網上發表文學作品《庶女有毒》,后改名為《錦繡未央》正式出版。

連載期間,該小說被指出拼湊、抄襲文字的現象嚴重。但據媒體報道,當該小說首次被讀者質疑抄襲時,秦簡在網上發文稱網友列出的證據“根本就是修飾性詞語,在任何一個作者文中都能找到類似的話”,并稱“全書情節基本原創”。

但后來據志愿者統計,《錦繡未央》全書僅有九章是原創,抄襲作品數量超過了200部。

2017年4月23日,朝陽法院開庭審理了改系列案件的首案,即沈文文訴周靜《錦繡未央》抄襲其權利小說《身歷六帝寵不衰》的案件。

對本次11個案件的判賠金額,王國華表示,法院對每個案子的判賠金額與侵權書抄襲的體量有關,同時還要考慮文字的相似程度,以及在整篇文章中的占比來確定。

他說,剩余11案中的權利作品,并非整本書都被抄襲,很多僅是將書中的部分段落和語句進行了抄襲,涉嫌抄襲的語句數和情節數各不相同,抄襲少的有幾千字,多的高達幾萬字,并且針對每部權利作品的抄襲字數占《錦繡未央》總字數的比例也不盡相同。

所以,王國華表示,在確定賠償時,抄襲體量是重要的考量因素。此次平均算下來每千字賠付6000元左右。在現有法律的賠償標準下,“小說《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還是按照較高及懲罰性標準來判賠的,說明司法保護力度在加大。

此外,王國華透露:《錦繡未央》一書中存在大量侵權內容,既包括語句侵權,也包括情節侵權,有些情節可能包含在電視劇《錦繡未央》中,被電視劇使用,目前不能排除下一步將對電視劇方采取法律措施的可能性。當然,這還需要維權作家、編劇、志愿者們進行綜合評估。

四、《錦繡未央》余下11案宣判 溫瑞安等作家獲賠60萬

6月20日,北京市朝陽法院依法對《錦繡未央》涉嫌抄襲進行一審宣判,包括事先勝訴的沈文文(被侵權作品《身歷六帝寵不衰》)在內的12位作家訴《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全部勝訴。據原告代理人中聞律師事務所王國華律師介紹,法院認定《錦繡未央》抄襲行為成立,判令被告周靜(筆名秦簡)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作品的復制、發行及網絡傳播;判令被告周靜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其余11案共計60.4萬元;判令被告周靜在《新京報》和“瀟湘書院”網站首頁上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

該系列維權案歷時兩年,上個月,朝陽法院判出第一案,依法認定《錦繡未央》中116處語句及2處情節與沈文文《身歷六帝寵不衰》構成相同或實質性相似,涉及近3萬字,已構成對沈文文享有的復制權、發行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害,判令周靜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的復制、發行及網絡傳播,賠償經濟損失12萬元及合理支出1.65萬元;當當公司立即停止銷售。

王國華律師介紹,本次宣判11案涉及的作者和作品包括:溫瑞安的作品《溫柔一刀》《寂寞高手》《江山如畫》《劍氣長江》和《逆水寒》;裴云(筆名希行)的作品《重生之藥香》;傅世瑾(筆名朵朵舞)的作品《一斛珠》;左娟(筆名蕭樓)的作品《流水迢迢》;王玉紅(筆名一個女人)的作品《斗錦堂》;譚卉(筆名蔓殊菲兒)的作品《胭脂淚妝》;程云峰(筆名意千重)的作品《世婚》;張之帆(筆名楚云暮)的作品《一世為臣》;郭慧(筆名紫舞玥鳶)的作品《嘯劍指江山》;黃琳達(筆名維和粽子)的作品《公子無恥》;朱笑白(筆名御井烹香)的作品《庶女生存手冊》。《錦繡未央》網絡版270萬字左右,涉及抄襲16部作品,侵權總字數約114千字,侵權語句共計763處(句),侵權情節共計21處。

法院對每一本權利作品的作者及發表事實進行了認定,周靜在《錦繡未央》一書中未經許可抄襲了原告作品中的大量語句和情節,這些抄襲的文字雖分散于《錦繡未央》一書的不同段落,但無論在語句表達、人物塑造、情節結構、故事核心等方面都是一致的。

法院認為,《錦繡未央》中被指控的侵權語句和情節與權利作品存在相同或實質性相似,一是均使用了獨特的比喻或形容的具體表達;二是均采用了相同或類似的細節描寫來刻畫人物或事物;三是均采用大量常用語言的相似組合。在情節方面,《錦繡未央》抄襲了權利作品具有獨創性的背景設置、出場安排、矛盾沖突和具體的情節設計,與權利作品已經構成實質性相似的情節,屬于對權利作品著作權的侵害。

王國華透露,《錦繡未央》一書中有些侵權情節可能包含在電視劇《錦繡未央》中,被電視劇使用,目前不能排除下一步將對電視劇方采取法律措施的可能性。當然,這還需要維權作家、編劇、志愿者們進行綜合評估。

五、《錦繡未央》小說被判抄襲,溫瑞安等12名作家勝訴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依法對《錦繡未央》余下11案進行一審宣判,法院認定《錦繡未央》抄襲行為成立,判令被告周靜(筆名秦簡)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作品的復制、發行及網絡傳播;判令被告周靜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1案共計60.4萬元;判令被告周靜在《新京報》和“瀟湘書院”網站首頁上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

至此,歷時兩年之久的訴訟維權一審結束,包括事先勝訴的沈文文(被侵權作品《身歷六帝寵不衰》)在內的12位作家訴《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全部勝訴。

本文地址:http://www.qmeoez.live/news/show/28299/
(責任編輯:曉發原創)
打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以上就是【錦繡未央案勝訴 判決結果是什么?】的全部內容,版權均屬于發商機網,未經本網許可,禁止轉載;
2.內容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均由發布人負責;
3.發商機網對此不承擔任何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
0相關評論

   大家還關注了

   信息速遞

 
七星彩走势图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