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被取消限制 為什么被限制消費?被限制多久?

2019-11-20 23:16 瀏覽:234 評論:0 來源:發商機網






王思聰被取消限制

11月20日晚間,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王思聰已經不在限制消費人員名單之列,說明王思聰的限制消費令已經被取消。

此前,媒體報道王思聰被列為被執行人,欠款約為1.51億元,執行法院為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11月9日,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資料顯示,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對王思聰擔任董事長的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發出限制消費令。

之前欠債說明王思聰手中資金緊張,而11月18日有消息稱,王思聰新增對外投資,入股了北京商機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比例33.33%。現在又還清了債務,也許王健林又給了王思聰零花錢也說不定。

王思聰之前因被列為被執行人和被限制高消費連續登榜微博熱搜,那么到底什么樣的人會被限制高消費呢?限制高消費主要是針對那些有清償能力卻拒不履行義務的被執行人。事實上,在中國有很多人失信后被限制高消費。

今年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副部級專職委員劉貴祥說:這幾年實行失信名單制度以來,納入失信名單的有一千多萬人。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底,全國法院累計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1349萬人次,累計限制購買飛機票2047萬人次,限制購買動車高鐵票571萬人次。

現在公布的“老賴”人次還在緩慢增長,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首先,很多的投資創業者靠貸款融資壓力大,一不小心就會出現資金斷鏈的問題,因為償還不了銀行貸款或其它各種借款,許多創業者都變成了失信人員。尤其現在正處于一個全民創業的時代,許多不愿意打工的人盲目進行銀行貸款和平臺借款去創業,然而創業的風險極大,一著不慎就會負債累累,一旦創業失敗,轉身就變成了失信人。

其次是因我國整體的信用環境不佳,失信成本不夠高,許多人都缺乏信用觀念。現在很多人寧愿自己的信用破產,也不愿意采取積極的措施來應對債務,因為不講誠信的人在社會上比較多,既然你不講信用那么我也不講信用,這就形成了羊群效益,使社會整體信用水平下降。

我國的誠信體系仍然有待完善,許多人對自己的信用狀況不了解,信用信息透明度不高,社會立體的信用監管體系缺失,如何懲戒失信人員,打擊“老賴”依然是一項長期系統的工作。現在我國對失信者的懲戒機制還有待完善。對于失信人不能一棒子都打死,那些主觀上不是故意欠債不還的人,應該給他們東山再起的機會。

事實上,在現實生活中,一個人若是欠債無法償還,往往會遭遇持續不斷的追債,有的人被迫改頭換面遠走他鄉,甚至用自我了斷生命的方式來逃避債務。雖然我國現在已經開始在逐漸建立個人破產制度,但是尚需配套細則來規范。

在現實經濟生活中,除企業之外,個人也大量參與各項經濟活動,其間必然產生大量需要依法保護的債務,特別是當前個人信貸的數量急劇增長,推出公平公正的個人破產制度已經迫在眉睫了。

目前國內的個人破產法仍然處于缺席的狀態,但是在今年有過一次個人破產的成功嘗試。浙江省溫州市于2019年10月9日通報了全國首例具備個人破產實質功能和相當程序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例情況。這個案件中,債務人蔡某是溫州某破產企業的股東,對該破產企業214萬余元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由于蔡某確無清償債務的能力,最終蔡某提出的按1.5%的清償比例即3.2萬元,在18個月內一次性清償的方案獲得了法庭認可。同時蔡某承諾,該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六年內,若其家庭年收入超過12萬元,超過部分的50%將用于清償全體債權人未受清償的債務。本次參與表決的4名債權人,也同意為債務人保留必要的生活費和醫療費,自愿放棄對其剩余債務的追償權,并同意債務人可以自清理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滿3年后,恢復其個人信用。

個人破產制度,是一個可以讓債務人獲得東山再起的機會,并有效保護債權人合法權益的制度。同時,個人破產制度也警示債權人,借貸活動有風險,要掌控好借款的限度,防止債務人因過度負債而影響到債權人自身的利益,所以這項制度對債權人和債務人雙方都有益處。對于社會關系而言,個人破產制度也能夠很大程度上避免因躲債和暴力催收債務而產生的影響社會穩定的重大問題。

那么如果個人破產制度到來之后,“老賴”是不是就可以欠錢不還了呢?事實上并未如此,個人破產制度并不利好“老賴”。個人破產制度是指當個人資不抵債時,由法院宣告其破產,并對其財產進行清算、分配或債務調整,對其債務進行豁免,以及確定當事人在破產過程中的權利義務關系的法律規范。“誠信破產人”是個人破產制度的受益人,在接受破產清算后不再承擔限度以外的債務。

而“老賴”是明明有能力償還債務,但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惡意不償還債務,甚至惡意轉讓財產、低價有預謀地出售所有物,以此來逃避債務的人,對于“老賴”,不僅不會被允許進行個人破產,反而還會因為謊報隱匿財產受到相應的懲罰。

所以,個人破產制度只是給予誠信債務人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而不是讓老賴逃避債務的避風港。

一、僅隔11天,王思聰被取消限制消費令

記者今日查詢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發現,王思聰已不在限制消費人員名單之列。

11月9日,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消息,王思聰已被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上述限制消費令顯示,法院于2019年08月12日立案執行申請人曹悅申請執行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糾紛一案,因熊貓互娛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被采取限制消費措施,限制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王思聰不得實施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

隨后,據人民法院報核實,王思聰確有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作為被執行人的執行案件,于11月4日立案執行,但暫未對王思聰本人采取限制高消費以及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強制措施。故王思聰僅為被執行人而非失信被執行人。

二、王思聰被取消限消令 可以給誠信債務人東山再起的機會

11月20日晚,根據新京報的最新報道,王思聰之前的限制消費令已經被取消了,他已經不在被限制高消費的名單之列,根據相關官方網站查詢,限制消費人員名單中查不到王思聰的名字。

有幾種情況可以取消限制消費令:

(1)被執行人提供確實有效的擔保

(2)經申請執行人同意的

(3)當事人已經解決完所有的糾紛。

在這些情況下,高消費限制令均可以立即取消。

11月9日,王思聰被限制高消費登上了各大媒體頭條,引起了吃瓜群眾的廣泛關注,其被限制高消費的主要原因是與自己的前員工主播“皮小秀”存在大約360萬元的經濟糾紛,很顯然,這是對于王思聰而言是一個很小的數目,“皮小秀”在個人微博范文成相信校長能夠妥善處理。

很顯然,盡管王思聰的“熊貓互娛”等事業方面失敗了,但是王思聰畢竟是首屈一指的富二代,處理很少的經濟糾紛還是有“底氣”的。

僅僅因為很小的數額,就被前員工告上法庭,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導致,很顯然360萬左右這樣的“金額”對于王思聰而言就是毛毛雨了,大家都知道,在之前的各種媒體報道中,王思聰出手極為闊綽。王健林先生曾公開表示給王思聰的第1筆創業資金就高達5個億。

“皮小秀”本來是王思聰從其他公司挖過來的游戲主播,后來卻因為熊貓互娛的倒閉,才導致了這場經濟糾紛的存在,“皮小秀”對王思聰申請了限制高消費令,看樣子是之前沒有溝通好,之前沒有“解決問題”的渠道,所以不得已才將王思聰告上法庭,并申請了限制高消費令。

最近的王思聰也確實低調了,好多微博幾乎清空了,這與他的多項“投資”失敗有沒有關系呢。

三、王思聰“限高”被取消,普思投資:并非對已判決的1.5億不執行

11月20日,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王思聰已從限制消費被執行人名單中消失。

針對此事,普思投資負責人回復媒體稱,取消王思聰限制消費的確是從今天開始。同時,近期普思投資正在全力解決債務糾紛,也在通過法律渠道表達對債務糾紛的不同觀點,并不是對已判決的1.5億不執行,法律問題本身就很復雜,該擔的責任一定承擔,而且普思投資有能力自己解決問題,只是法律程序需要一些時間。

據了解,11月9日,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王思聰已被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法院于2019年08月12日立案執行申請人曹悅申請執行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糾紛一案,因熊貓互娛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被采取限制消費措施,限制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王思聰不得實施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

四、王思聰被取消限制消費令 他又可以乘坐私人飛機了?

11月20日晚間,記者查詢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發現,王思聰已經不在限制消費人員名單之列。

此前的10月12日,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布了案件號為(2019)滬0114執4909號的限制消費令,法院于2019年8月12日立案執行申請人曹悅申請執行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糾紛一案,因熊貓互娛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被采取限制消費措施,限制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王思聰不得實施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

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劉安邦律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此前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布了對王思聰的限制消費令,11月20日晚間,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詢,王思聰已經不在限制消費人員名單中,可以說明王思聰的限制消費令已經被取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的若干規定》第九條,在限制消費期間,被執行人提供確實有效的擔保或者經申請執行人同意的,人民法院可以解除限制消費令;被執行人履行完畢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人民法院應當在本規定第六條通知或者公告的范圍內及時以通知或者公告解除限制消費令。

五、王思聰被取消限制消費令 兩天前新增對外投資

今日晚間,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王思聰已經不在限制消費人員名單之列。

普思投資負責人表示,取消王思聰限制消費的確是從今天開始,連日來普思投資正在全力解決債務糾紛,也在通過法律渠道表達對債務糾紛的不同觀點,并不是對已判決的1.5億不執行,法律問題本身就很復雜,該擔的責任一定承擔,而且有能力自己解決問題,只是法律程序需要一些時間。

此前的10月12日,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布了案件號為(2019)滬0114執4909號的限制消費令,法院于2019年8月12日立案執行申請人曹悅申請執行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糾紛一案,因熊貓互娛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被采取限制消費措施,限制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王思聰不得實施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

后媒體注意到,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資料顯示,王思聰列入被執行人名單,執行法院為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立案時間為2019年11月04日,執行標的約為1.51億元。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方面強調:“經我院核實,暫未對王思聰本人采取限制高消費以及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強制措施。”

11月11日,北京普思投資有公司發布聲明稱,近期網絡關于普思投資董事長王思聰被列為被執行人、限制高消費報道,是因為熊貓TV直播平臺(“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倒閉而引發的投資糾紛。普斯投資強調,熊貓互娛只是王思聰個人創業項目,目前普思投資代表王思聰正在全力應對,已有解決方案,“我們完全有能力盡快自己解決問題。”

針對媒體質疑王健林對此事“撒手不管”。11月14日,大連萬達集團高層在香港召開的會議上公開回應稱,公司對董事長王健林之子王思聰任何債務均未提供擔保,與其控制的企業也沒有任何資金往來。上述高層并稱,大連萬達有2.5億美元外債額度,萬達商業有10億美元外債額度,將分別于明年4月和3月到期。

11月18日,據天眼查數據顯示,萬達集團董事王思聰新增對外投資,入股北京商機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比例33.33%。工商資料顯示,北京商機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成立于今年11月,執行事務合伙人為淘汰郎創始人兼CEO趙子昆,同時,趙子昆持股比例為66.67%,為公司大股東。公司經營范圍包括企業管理、經濟貿易咨詢、企業管理咨詢。

本文地址:http://www.qmeoez.live/news/show/29201/
(責任編輯:曉發原創)
打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以上就是【王思聰被取消限制 為什么被限制消費?被限制多久?】的全部內容,版權均屬于發商機網,未經本網許可,禁止轉載;
2.內容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均由發布人負責;
3.發商機網對此不承擔任何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
0相關評論

   大家還關注了

   信息速遞

 
七星彩走势图l 凤凰彩票游戏 问道手游赚怎么赚钱 财神捕鱼干扰器 竞彩比分500 唱京剧赚钱吗 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冬吴同学会是怎么赚钱的 如何注册网络麻将平台 边工作边玩怎么赚钱 500北单比分 梦幻西游官网 怎么看足球指数 法拉利公司赚钱 福建36选7 麦肯锡怎么赚钱 中大奖彩票网址